2019年配不上手游行业-联盟快报

作者:王者荣耀出装攻略

在现实面前,理想是无力的。当手游“好玩”不再和“赚钱”绝对挂钩,版号资源又相当有限的情况下,游戏公司该如何抉择,已再明朗不过。

作者 | 陈 彬

编辑 | 赵思强

1月13日,一则媒体报道被微博网友“骂惨”了。

报道中提到,从2018年12月重新开放版号至今,下发的版号不到2000款,仅有2017年的五分之一。2019年版号缩水,直接导致游戏企业倒闭了近2万家,从侧面保证了游戏市场的有序化和精品化,也倒逼了中国游戏企业的出海布局。

报道中“版号缩紧保障市场有序化、精品化”的结论,在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
图截自微博

“教科书级别的丧事喜办。”一位博主在底下转发评论道。他转评的这条微博,已被转载了2294次,是他近期最火的一条内容。

几位知名媒体人也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自己的不满。游戏媒体“游研社”创始人楚云帆在个人公众号中评论道,“其实这条报道,熟悉媒体和传播的大概能看出来,算比较隐性的行业与企业宣传,原本不会引发什么舆论,只是报道的逻辑有些感人。”

图截自微博

区区一个版号,为何能如此轻易地握住一个行业的咽喉?

2016年5月4日,广电总局颁布新规,游戏上线前必须通过审核,获得版号。近几年,管理日趋严格,未取得版号的游戏甚至不能直播。

2018年初,广电总局干脆关闭了版号的申请。对游戏公司来说,如果搞不到2018年以前办下来的版号,那么整年都不能上线任何一款新游戏。对一些尚未上线过游戏作品的新公司来说,规定一出,约等于公司倒闭。

2019年,版号解禁之后,手游行业真的像媒体报道的那般,走向“有序化”和“精品化”了吗?

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

答案似乎是否定的。

先谈“有序化”。中国游戏产业无序竞争的一大表现,是抄袭。

在社交媒体上,常常能看到诸如“《王者荣耀》抄袭《英雄联盟》”“《王牌战士》抄袭《守望先锋》”之类的批判声。上述争议点在玩法上,按照法律的规定,玩法并不构成抄袭。更何况《王者荣耀》本身也在MOBA玩法上做了大幅改良创新,远算不上抄袭。

游戏玩法有点类似文学中的母题,谁都可以做一款第一人称射击游戏,或者写一本歌颂爱情的小说,只要路径不完全相同即可。

至今仍有人在讨论《王牌战士》的“抄袭”问题/截自TapTap

目前法律判定存在抄袭的案例,大多是完全采用了一模一样的美术素材、游戏设计,或者干脆抄袭了游戏源代码。

在版号“少发”的2019年,这样的案例依旧存在。

2019年4月,一款名为《纹章召唤》的游戏赫然出现在各大应用商店内。该游戏从图标、UI界面、美术素材到玩法设计,都与任天堂在海外发行的手游《火焰纹章:英雄》一模一样,唯独将底下的开发团队改成了深圳的一家公司。

标签:

文章名称:2019年配不上手游行业

文章链接: http://www.upperbaysailing.com